翻页   夜间
哈罗小说网 > 将门凤华 > 第五百八十七章 驾崩(下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哈罗小说网] https://www.hlxs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阿爹,惟秀待我如此,我又如何能够辜负于她?阿爹你的命令,请恕儿子不能答应。我姜砚之这一生,只会有闵惟秀一个,这是我心心念念十多年,才得到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阿爹,你是你,我是我。不管是吕相公也好,还是武国公府也罢,都是不能够左右我的。我虽然本事不大,但是在我读大陈律第一日起,我就告诉自己,信念与原则,是做好一个官,永远都不能遗忘的最重要的度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就是最大的官,所以,道理是相同的。”

    姜砚之说着,感觉身后有人掐了他一把,差点儿疼得他惊呼出声,他看了看官家涨得有些发紫的脸,语气一软。

    “阿爹,你知道惟秀的,儿子若是敢广纳后宫,那儿子可能要在你前头先走一步了。还有姑母,姑母哪里是好相与的,阿爹,你回想看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儿子太软弱,实在是对方太过强悍啊!萧太后厉害不厉害,辽军厉不厉害?有一句话,儿子一直没有告诉你,我们在大辽的时候,惟秀把辽国宫殿打坏了两座,斩杀了数百人……辽人实在是受不了了,才把我们送回来的啊!”

    官家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妹妹,妹夫,还有外甥女一家子的彪悍事迹,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啊,是阿爹误了你啊!阿爹没有想到,你有这个命,要当皇帝啊!早知道早知道……阿爹对不起你啊!”

    姜砚之吸了吸鼻子,“阿爹,惟秀谁都敢打,却不会打我,因为她心中有我……阿爹,我当了那么多年孤家寡人了,不想再孤单下去了。阿爹,我会记得你说的,天下是姓姜的。可是我姜砚之,愿意去相信,相信惟秀,相信武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太后实在是忍不住了,掐在姜砚之身上的手,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,这么些年,你回想起柴皇后,哪次不是痛彻心扉。你尝过的痛苦,又何必让孩子再尝一遍?惟秀是你看着长大的,武国公你也认识了几十年,若是他有心要反,早在十几年前,这天下早就易主了。”太后的声音有些缓慢,却十分的有力气。

    “砚之是个有主意的孩子,他说天下是姓姜的,那天下就是姓姜的。”

    官家拼命的咳了起来,咳得撕心裂肺的,等缓过神来,又愣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的说道,“阿爹不如你。阿爹辜负了你阿娘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眼睛黯淡了好几分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,“叫他们都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姜砚之点了点头,不一会儿,屋子里便乌泱泱的一片人了。

    官家正了正色,“天下我已经交到了砚之手中了,高,韩,苏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,“吕四位爱卿,希望你们日后能够好好的辅佐砚之……”

    四位在场的大臣,都伏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官家说着,看向了蔡淑妃,“淑妃忠烈,先前许诺,要随朕而去。朕虽然不忍,但被她的深情感动,准她随葬皇陵。”

    蔡淑妃大惊,“官家!”

    她还没有过好日子呢,不管她怎么对待姜砚之,但是至少她明面上,对姜砚之有养育之恩,等姜砚之登基之后,那尊贵不输刘皇后。她怎么可能会选择殉葬呢?她根本就么有,可是官家,想要她死。

    官家的眼睛却像是利剑一般看了过来,蔡淑妃知道已经难以挽回局面,趴在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,“嫔妾谢皇上隆恩。”

    官家说着,又看向了闵惟秀,“惟秀,阿爹有一句话,想听你说,这是谁家天下?”

    闵惟秀一愣,若不是看他是姜砚之亲爹,若不是看在他就要死了,如今已经是回光返照了。

    她绝对要像亲爹学习,今日就暴打皇帝一顿!

   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自己个抢了别人的江山,就以为别人也都跟他一样儿!

    啊呸,这个江山,她闵惟秀若是想要,早就改朝换代,众人高呼女皇陛下你最美了!

    也就是他当做宝一样,累死累活的,谁爱干谁干去呗!

    “大陈是姜家天下。”闵惟秀淡淡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官家笑了笑,终于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屋子里哀嚎一片。

    姜砚之哭得双眼通红,“阿爹!”

    闵惟秀拿着帕子,擦了擦眼泪,心中五味杂陈。躺在那里的,是她年幼的时候,最喜爱的舅父,也是上辈子亲口定下闵家叛国罪的仇人,亦是这辈子夫君的父亲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死了。

    宫中的丧钟一声声的敲响……大陈朝的皇帝,将永远的成为了历史,不管他是明君也好,是昏君也罢,都只能够留给后来人述说了。

    吕相公跪在地上,轻轻的松了一口气,瞥了一眼旁边的闵惟秀。

    谁说这位武国公府的人都是草包,直来直去,不会说话的?

    你看看这位,便是他这样自认老狐狸的人,都不一定在这种情况下,能做出这样的应对。

    既让官家满意了,又没有受到他的辖制,成功的反击了回去。

    大陈是姜家的天下。

    可有早一日,改朝换代了,大陈自然不叫大陈了,那么天下自然也不是姜家的天下的。

    他想着,不由得有些羡慕起来。

    姜砚之同闵惟秀,其实都是一种人啊,都是那种,不愿意被束缚的人。

    不是不能,只是不愿而已。

    皇权在别人眼中,千万般重要,可是在闵惟秀心中,大约还不如街口的一个烧饼。

    整个汴京城,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这一次不是下了雪,而是到处都挂起了白灯笼,扬起了白幡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的人,都把鲜艳的衣服首饰,全都收了起来,换上了素服素食。

    忙着嫁娶的人,也都纷纷的改了日子,因为国丧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觉得十分高兴的人。

    李明白站在院子里,看着皇宫的方向,偷偷的哼起了小曲儿。

    “爹啊,我的兄弟姜砚之,他要当皇帝了,哈哈。我决定啊,把他以前经常来的那间雅室,好好捣腾一番,再推出一个黄金席面,就说都是砚之爱吃的!爹啊,我要赚大发了!”

    李不白踹了他屁股一脚,“别?N瑟,低调点,过段时日之后再整。记得给老子留一桌席面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